sau
sau

我明白,我曾經所做,不過是把自己得不到的帶給一個人。結果是什麽,那個時候不曾想過。開始想的時候,什麽都已經過去。人的悲喜,你有,我亦逃不脫 。我是分明看到,身體中某一部份,在杭城春寒未散的深夜,被寒意裹挾瞬間消失黑色空氣中,不再回來。他已死去,我亦不再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