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带我去远方,远方的太平洋上有个色盲岛。你知道在哪吗,旅行社的大人们都不知道。我妈总说我爱做白日梦。通常在我跟她说,如果我以后发达了,我要怎样怎样的时候,她就面无表情地说那你还不快去看书。是的,是我自己想要考公务员的。这是一个酝酿了很久的决定。我觊觎政府食堂的菜又便宜又好吃,而且每月还有各种福利。我一向对这些蝇头小利很在意。于是我一鼓作气买了整套书,也不管看不看,每天出门都装模作样地往包里塞,跟个需要减负却又无比渴求新知识的小学生一样。可是,我还是很不上心地错过了国考的资格确认,无缘国考。在无数人痛心疾首的耳提面命之下,我将目光放在了省公务员。我看着可怜兮兮的招考人数,心想我要是一个不小心考上了,那会不会被官场的明争暗斗给荼害直至沦落为一个阶下囚啊。我妈白了我一眼,说想得真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