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2010年的最后一晚,我趴在电脑前和一帮朋友版聊。刷屏刷得异常愉悦。当看到零点到来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好像看见一块又臭又沉的磐石掉了下去。顿时身心舒畅。这个节点对我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有很强烈的辞旧迎新的感觉。回想自己在本命年的淫威之下,看着它作威作福,委曲求全、有苦难言。这一年真的经历了很多事儿,所有好的坏的都跟梭子一样,两面三刀,扯拉着我的敏感神经。现在,它终于要卷着铺盖滚蛋了。只要一想到要12年后才会再看到它,我就喜出望外。得知史铁生走了。我看着那些纪念他的文字,眼睛胀疼。回想着自己初次看到他的作品时,和同桌说,写得真好啊。我去书店买了很多他的书,在高中时候注册很多论坛时都说我喜欢史铁生。现在,他离开了。命若琴弦,而死,总无法寻得那一纸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