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和兄弟们在KTV。包子点《最佳损友》唱的时候我和胡子说,我曾经有一度疯狂地听这首歌听到痛哭流涕。生命里遇见一些人能够成为死党真的很难得,也许因为一些事情错位疏远,也无法否认他们之前真的曾那样彼此在意过。他跟我说起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我开始想,如果当初我没回来,我们会怎样。我妈给应小浪穿了两件衣服。他撅着屁股的样子很像一个淘气的婴儿。我妈做饭的时候,他总会一动不动地坐在厨房门口,眼巴巴看着,活脱脱一个吃货。我吃零食都要很小心,一个响动,都能把他引过来。他好像永远都吃不饱的样子,新陈代谢异常快,大便量也多到离奇。可我总是不禁想起应小让,有时候还会脱口而出叫让让。我希望他知道,在他离开3个月的今天,我还是忘不了他的眼睛,想到他的车祸,胸口还是刀砍一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