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火車從市區開往郊區之後,視野洞開,撐起惺忪的睡眼,才發現經過的月台上,灑著一層霜霰。再放眼望去,的確家家戶戶屋頂倉庫和路樹的表面,都敷著一層灰白相間的細細新雪。天亮便消融無蹤,此時也抵達了 Heathrow機場。我們在北海的島國英國,兼程探訪鄰國愛爾蘭首都都柏林。窮盡各種對於都柏林的想像,除了20世紀現代文學巨擘James Joyce、作家王爾德、《等待果陀》的貝克特、好萊塢的演員柯林法洛以及去年冬天喝了兩三次的貝里斯奶酒與過去喝過幾次黑底金字鋁罐的Geinness啤酒之外,竟無從想像。搭乘歐洲的廉價航空Ryan Air約莫一個小時,便抵達都柏林機場。都柏林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寒冷。出了機場花了2歐元搭接駁公車一站停過一站漸漸進入都柏林的市中心。到處都有海鷗在半空中飛翔或者在地面上休息,空氣雖算不上非常潮濕,卻可以感覺得到都柏林似乎應該也是一個港灣城市。下了車正好是飄雨、零度邊緣的近午時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