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平靜地在電視前面看完電視轉播的煙火表演,原先有意去看煙火表演的新年,竟這樣簡簡單單的——比自己想要中的還要簡單與平靜——揭幕了。好像連新年本身都會覺得意外的那種感覺。因為煙火太過炫目,也太過於熱鬧了,格局和氣勢大過於年的本身。不知道怎麼回事,千禧年以來,跨年的慶祝儀式忽然被這種一年比一年還要盛大的煙火格局取代,倒是讓人漸漸忘了2000年以前,是怎麼樣跨年的?甚至要回想1999跨越2000年那個千禧年自己怎麼跨年的,怎麼樣就是記不起來。抓破了頭也想不起來。倒是幾年來跨年過得愈是平靜,恐怕也是反映了自己的年紀已經到了一個只想平靜的階段。可是新的一年要怎麼樣開始呢?一如過往的週末在床上過午不醒顯然太過浪費。於是打算來到冬天海邊,紀念一年的開始。而事實也證明了,這樣的開端的確也非常令自己印象深刻。一年之初正值寒流來襲,冬天的觀音鄉海水浴場沒什麼遊客——畢竟冬天本來就不屬於海灘的季節,在平地攝氏六度的氣溫,到了海邊溫度的體感更低自然不在話下。視線毫無遮蔽的海水浴場,東北風大作的海灘沒有什麼人有心情在這邊散心。眼前的海灘基本上可以說是毫無人跡。仔細看卻還是有零星的衝浪客冒著冰冷的海水衝浪。除了零星的衝浪客之外,最是引人注目的,還是安置在海岸線上的那幾只白色的風力發電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