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凌晨,鈍重的無望結結實實擊打下來。究竟是熱情耗去,還是不願再輕信任何話語承諾。昨是今非,朝夕上演著。而需寬心相待的,又是什麽。多少次,我試圖躲進自己講述的故事里,再不出來。生與離恨,皆是平常。多數時候,我們要的不是對方這個人,只是某種寄託。我們都忽視了現實的強大,放大了自己的意義,又有誰要相伴到老,又憑甚託付終生。 轉眼又大一歲,有人問我要什麽。沒缺什麽。我儘量自給自足,這樣的生活,也不是一年兩年。而內心想要的,太過貪婪,那些貫徹一生的話語終究難以啟齒。常人的幸福,太過細微瑣碎,是否每個人都有顆敏銳的心,捕捉尋常,感知疼痛。能拯救自己的,還是自己。一切都是幻覺。佛教給我們的,也是穿過一切虛空迷幻,方能抵達彼岸。 有些人,還在遙遠未知中。或許還需穿過茫茫人海,或許還需穿過今生修來世。又有誰可停留,都是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