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做了個飛翔的夢,在沈沈的睡眠裡。夢裡想要在虛無中撈取些什麼而擺動的手,從現實看來卻像是在水上努力划動以不至溺沒。僅存於想像的獨腳戲,卻已感到精疲力盡。悠悠醒來,睡意尚未退卻。窗外,太陽只歪斜了一些,迎著光,風景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