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我和麦子一起站在风的中央,站在半尺厚的黄土上,它在迎接它的太阳,我守望我的爱情、炽热的信仰。不瞒你说,这是我这辈子过的第一个情人节。说这句话时我特别心虚,在过去了的二十多年里,我谈了好多次恋爱,却从来没有一段捱过冬天。全部都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感情,稍微一点儿冷风吹,就变成烟尘了。想要看春暖花开,是那么艰难。不禁让我觉得自己非常失败。像是打一场阻击战,我以为自己和战友可以永远并肩作战,殊不知我丢出了一个手榴弹,却把她给炸死了。我一个人坐在子弹横飞的硝烟里,看见天上的云都阴郁了。但现在,我再也不会困惑于这种儿女情长的纠结问题了。看多了身边人的爱情与现实的摩擦,我已然心平气和地接受生活化的爱情或许更能够细水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