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生活在变成一个舞台剧。身为观众的我时常被剧情戏弄。我经常悻悻然以为自己只不过是坐在台下的一个无关之人,它在明我在暗,我占尽优势。我可以斜眼看待眼前所有情状的发生,我甚至可以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可有时候我竟诧异地发觉舞台剧的台子真是大啊。诚如一句广告语所说: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生活的野心已经无法丈量,我眼看着它的疆域横亘而来,有一条迹象清明的线索,直愣愣截过我的身体,将我的所有感知湮灭其间。我站起来,望着星火燃点的黝黯天色里,那无法明辨的神灵。我和母亲说,这是注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