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我总是跟现任说,过去的那些人,我都已经不再关心,不再爱了。她们做的那些事儿,说的那些话儿,我想起来的时候都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这是不是就像自我催眠。你跟眼前的人说:“我不爱那些人了,我只爱你。”每天说一万次,你自己也许就能信以为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