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现在对爱情秉持着随遇而安的态度。遇到对的,总不忍心错过。有时候受伤只为坚强地扛下新一轮的磨碾。经常会有比看见一只斑马在一个琥珀里更不真实的感觉。好像幸福的人总觉得一切都是梦,痛苦的人总是无比坚信并放大苦难的真实度。我们都做不到无欲无求,那么就淡然地去面对一切变数吧。我已经想不起来很多事,即使在这般阴郁的雨天。有一个人微笑地望着我,嘴角上扬。她眼神里蜿蜒的溪水,在潺潺流涌。我想不出该用怎样的诗句来形容,也不知道这样的面容会属于哪一个季节哪一道风景。它好像突然从天而降,在雨水里浸润了很久,温润得快要融化了一样。我只希望陪着它一起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