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能任性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是不是一件很奢侈的幸福?也許開始像是個人們交頭接耳中的笨蛋,但我想最後所謂的夢想,其實是自己給自己人生的一種實踐,何必在乎過程中誰的眼光?所以聽到了這間食堂的故事時,讓自己也不由的羨慕起來。這麼美好的地方,就是一個具現在人間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