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阳春开好了花的版图,烂漫了晨阳的眷顾。晨阳吹起了风的旅途,温暖了阳春的开初。这几天楼下都在装修。每天是各种凿墙声,搞得人上班都没情绪了。暴躁得快要爆炸。耳机里一直在循环着燕姿的新歌。听到她的声音,楼下传来的嘈杂声音似乎也不那么惹人心烦了。我无法形容这是怎样的一种喜欢。好像是至亲的一个老朋友,跟你说起她最近几年的快乐境遇。十一年的时间就这样悄声急逝。有时候我只有通过整理那些时光的遗物,才能确认自己真的曾经存在,在那个早已无影无迹的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