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要一起走嗎?』在空蕩蕩的月台上,正等著誤點的火車時,心中就這樣發出個簡短的問句,對著看不見的空氣這樣問著。『我想是我個性太差了,所以我總是一個人旅行。』一半的真實總是很容易伸張成全部的理由。然後讓自己可以帶著微笑出發,摸索著一個人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