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於是你說我們的心裏都被囚禁了一頭怪獸是誰丟給你那看似被塵封的殘舊鑰匙讓你可以大搖大擺的出現然後離開留下一個也許是爛攤子的懸念又仿如想念耳語的碎碎唸呢那揮之不去的殘餘觸感低吟般縈迴著我忍不住擦拭我的嘴唇然後又陷入一件我沒有告訴你的事靜靜的 可不是什麼鬼主意怪獸在竄在咆哮而我們都得用一生的力氣去把它馴服並以溫柔豢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