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大鱼关于少年时代的恋爱故事,切中了我的软肋。那个软肋除了和他一样深深且矛盾地喜欢过别人之外,我被人深深且矛盾的喜欢过。并且也曾一度犹豫徘徊着要如何回应,怎么样回应?或者该不该回应……我本以为这段回忆已经深深埋在心底尘封腐朽。我本以为它已经结痂做茧风干老去。我原以为这会成为一个和生命一样逐日死掉的秘密,至死都不会再提起。没有人问我,你过去发生了什么?我也从不想再提起。但是当如镜面一样另一个人的人生摆在眼前的时候,忽然在那一刹那,折射到我内心的反光让我的情绪瞬间崩溃。于是我就好像在看电视剧一样,仿佛许多年前的那个人就坐在时光的另一端,和另一些人讲述,当年他喜欢我。是如何的辛苦且幸福,折磨以及备受煎熬。那种莫大的愧疚,以及一辈子都没办法弥补,只能用漠视来代替的伤痛,都忽然绽放,血淋淋地呈现出来。就好像当年那个喜欢我的人,借着大鱼的嘴来告诉我,在那些过往的岁月里,是如何的想着你,靠近你,又被你伤害。而那些离太近我觉得压抑,觉得温暖得让人怕,甚至怕被人拉下水的感觉,都在大鱼的叙述中以一种奇特的姿态得到了还原。我知道,那句抱歉,我始终欠你。或许这一生都没办法弥补。或许时光、岁月、以及很多的世故,已经没办法再允许我回过头轻描淡写的说一句:那些过去的时光里,谢谢你曾经的照顾和喜欢。有些东西是没办法被原谅的,岁月会拉着我们一直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