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時序擺動,沉積的思緒蕩漾當所有的一切化為當然,何來述說與否無語間的對談,卻顯四目相怯阿諛善誘,也不過是表面虛情這城市病了!而且還病得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