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小時候聽我爸講過,人到了一定年紀性格會有180度的大轉變。最明顯的例子是阿公,年輕在家裡儼然是個極權統治的君王,說一是一指東沒有人敢往西的他,在我們兄弟倆出生後變得像是一頭被馴過的獅子,脾氣漸轉溫和。尤其是最後那幾年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看到我總是笑笑的問我跟我弟些學校的事然後打開一包又一包的零食叫我們吃。當然身邊也有朋友會這樣有些性格上的變化,但好像總是隔著電視玻璃那樣看著戲,無法體會實際感受。就在這一兩年踏入社會後,我以為自己還一如以往20幾年來的樣貌過著日子。但那些微妙的轉變卻漸漸從背後爬上來,滲透進整個身體我卻渾然不知。等到有一天那些轉變帶來的種種觀念突然在我心底像是個新買來的機器不知道被哪隻雞婆的手按下開關後,整個人開始了徹頭徹尾的不適應,像是被人移植進了一個新的器官,卻沒吃抗排斥藥物一樣,日以繼夜不適合卻又頑強在身體裡運作著我開始覺得以前的自己似乎並非是完全美好正確的,卻又眷戀著難以把自己丟棄在河的另一岸。是阿~要把自己丟掉是多麼的難。許多人知道我這一兩年開始砌牆,神秘兮兮的一塊一塊磚頭把自己囹圄住。起初還有一些好朋友在我這個詭異的內心建築物裡坐著,沒事陪我聊聊天聽我抱怨。然後漸漸的,我又在這四方的圍牆裡,再砌起一方詭異的磚牆,那些坐在我家裡的人,卻又莫名的被我隔絕在外,沒有人知道我到底在痛苦些什麼,其實天曉得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搞些什麼鬼。我只知道我有太多的秘密、心底話還有轉變,自己默默在無聊的工作時間,不變的上下班路線,一樣的中餐晚餐,還有永遠恆溫的游泳池水裡。自己思考著,然後又把自己反駁,然後又把自己推翻,然後又把自己反駁的無限迴圈著。對於自己的下一步無論是感情、工作還是未來原地踏步,害怕開創卻又驚恐著失去現有。但當然我也有些好的轉變,一些以前好的習慣現在更加放大,看不慣不公不義的事情敢大聲叫出糾正,在麥當勞用不到的蕃茄醬胡椒粉也要交還給櫃臺深深覺得不能浪費食物,對於別人學習用婉轉正面的話語去傳達自己想要的意思,停止老是相信世界上的愛情終該有結果像那些不負責任的電影、歌詞一樣。我也不懂為什麼是今天,那一圈又一圈的方牆落了一塊磚。我開始搞懂自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於是可以開始理性且清楚的用腦袋面對過去一兩年莫名低潮的谷底件事。我訝異於自己的磚牆砌得如此牢固,我現在一下無法看出去外面到底還有些什麼,但我相信我築起來的這堆東西全部倒塌後,應該會有一個迥異於20幾歲青春的新視野。對於感情、工作、未來一切,我還沒有確切的想法,但我知道他們不會是困擾,而是我下一段被自己喜歡的旅程。我衷心期盼著,也不害怕著。謝謝所有在這段時間關心我的人,由衷的,感謝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