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一些失落與得著互相認識微笑然後成為好朋友手牽手說要走到永遠去你說有一天我們會去到一個瓶頸的位置只剩動作與低吟我為那徒感悲傷而寧靜的片刻 我也許仍是很好的你亦需如是想起某些陽光斜入的下午時間彷彿就握在手裏罵一聲屌請問是誰偷走了生活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