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其實我從來都不太願意去想什麼年紀該做什麼事情,到底該有怎樣的成就,但是現實一直不停逼迫我。就像用力抓著我的頭髮逼迫我喝馬桶水那樣粗暴,最後我還是喝了,我還舔了一舔...發現這攤屎尿真是滋味無窮,五味雜陳。基於人類最後保護自己的本能,我選擇繼續用這個姿態生存...我活下來了!然後呢?我根本就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因為我的眼前都是屎,最後我又化成美麗的蝴蝶,哪ㄦ有花有蜜我就苟且偷生的吸允一點,表面上翩翩起舞很美麗,實際上肚子空空很沒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