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你藏在滩涂芦苇花里的那颗夕阳的种子我已悄悄带走了,我种它在早晨的蚌里刚才博客写了一段儿,突然停电了。最近家里的保险丝也跟个脾气暴躁的上班族一样,不仅毫无工作表现,还经常动不动就殉职。让我多虑得随手关灯,电脑音响都尽量开到最低,生怕惹它自缢。其实我觉得自己好像也是一个处于临界点的保险丝。看起来轻松自在,毫无压力,但其实稍强的一点儿负荷就能够把我融断。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多年以前引以为豪的融会贯通的自我调节能力去了哪里。我仿佛置身一个黑洞,被源源不断的引力抓着往那墨一样的暗沉里坠跌,难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