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时间真的是一把杀猪的大刀。我以天蓬元帅的速度匆匆跑过,都被锋利的刀锋削得骨肉不相连。不服老不行。尽管我每次在我妈面前唉声叹气说我老了,她都以我还是五岁傻孩子的眼神看着我。我去超市买洗发水和沐浴乳,精挑细选之后拿回家的却是润发乳和润肤乳。我好像都看见左上角45°弹出一个Rain的脑袋,在那装着可爱对我说:可不要太润哦。一想到明天就可以去把问别人要的狗抱回家了,就无比兴奋。家里又要迎接一个新成员的到来,心里突然有点儿没底。说实话短短的时间,跟几只狗匆匆认识,又分道扬镳了,是挺伤感的事儿。应小让是我心里永远的痛。而老妈则一心惦记着离家出走的朗朗。楼下有一只狗总是在叫个没完。老妈总说,那狗真不听话,和朗朗一样不乖,一被关起来,就拼命叫唤。然后又说,不知道我的小朗朗被谁抱去关起来了呢。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