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她刚刚处理完朗朗的衣物和被褥,包括他以前拉在阳台角落,她一直都舍不得扫的大便。已经干硬了。她拿着扫帚一点一点扫去时,我真的很难过。我真的很希望可以好好养大一只狗,陪着我们一家。久到老妈可以为他打一件毛衣,然后穿过几年,拆了重打一件新的。原来爱是很累的。像周迅说,爱情是很狡猾的。感情不都一样吗。一只狗,都能让你悲伤那么长时间。还会一直这么悲伤下去吧。我想。那么,我们都一样。找个更好的开始,假装过去都未曾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