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就好像不是每个人听歌、看电影都会流泪,但是那些流泪的人却肯定是因为歌词和画面在某一个瞬间重叠了过去。流着泪讲故事的人不是最悲伤的,最悲伤的是微笑着说那些惨痛。内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大大的计划,去到那些有你的城市,和你见上一面,驼眼、呆呆、还有浚,这一次,我是说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