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下午在家祭祖的时候 妈妈突然说以后等她老去只希望我能随便烧点纸钱给她 在烧纸钱的时候能够叫她几声妈妈 她就很满足了 我说以后我一个人也只能这样 一个人生活哪有时间去张罗那些拜祭长辈的饭菜 妈妈就开始叫我找对象 哪怕是男人也好 只要我过得好就行了 我能感觉到妈妈的无奈 虽然我没有正式的出柜 但是妈妈或许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只是难以启齿 总觉得自己很对不起长辈 也努力着不让他们操心 可内心总是被什么东西折磨着 日以继夜 有时候只是走着走着就觉得压抑难耐 想哭却只能噙着眼泪 还要跟身边的人说只是打了一个哈欠 想找人说心事却发现自己已经与世隔绝到身边几乎没有一个能谈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