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好像已经习惯了动辄无常反复的生活,把所有的变故都看得风轻云淡。想想生活不就是这般恣意转折,由不得你拉下脸来再做一个多余的表情。喽喽刚来家里一个星期。在我们还没有很顺溜地叫出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就离世了。我本来以为老妈可以很好地照顾好他,谁知道她忙得连自己都顾不上。我周末回家的时候,发现可怜的喽喽已经得了角膜炎,因为还没驱虫,体内蛔虫滋生。我突然丧失指责老妈的底气,我看着她忙碌的身影觉得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并不契合的相遇。我抱着喽喽去看医生,给他买来奶粉、眼药水和驱虫药。但周末只是那短暂的一天半时间而已,我最后还是放手让自顾不暇的老妈帮着看下他。最后他还是走了。在16号晚上。就在那个晚上,北京有好几百只的狗被志愿者成功解救。我在电话里听到这个消息时没有任何动作。我坐在车里,车窗外是一片迷蒙蒙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