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现状,那些杂乱无章的片段和细节纠缠揉拧,结成一团恶性没治的瘤。它暗藏在肌体的每一个细胞里,随时可能转移。它表面善意,与世无争,实则杀人无痕。我清醒目睹,并明哲保身。我无法预言最后我会落到怎样的一个下场,我会否像是换季时被人除下的旧衫,弃之麻利。我以为渐行渐远的青春不曾留下任何墓志铭,坟包上杂草丛生,荒景凉意,连探望的人都没有。但最后,终能获得圆满。轮回是个深不可测的词。形象却不好理解。你算不出你跟某些人的相遇花了前世多少修行的时间,而擦身而过兴许也是前世造的多少恶业。我珍惜现存的所有光景,很感激他们在某个恰好的时间光临我的生命。我从不认为自己应该拥有这一切,而那些伴随而来的苦恼我自然也欣然应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