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回憶總是在事過境遷後的不經意時突然襲來,彷彿抗議著它不再位居著主角的位置。然而人生的劇情已然換了又換,莫可奈何的只能笑笑,但現在進行的仍需繼續下去。夢裡,熟悉的聲音,一樣的背影,我也從主角的位子換到了旁觀的角色去靜靜的看著。也許是因為人生無法重播,也無法延續那從未發生過的未來。所以只能在心裡或夢裡,回望著記憶的背影,想像著模糊的前方會發生著怎樣的故事。機場的深夜,魑魅魍魎都寂靜之刻,思念與回憶如百鬼夜行般平行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