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他不再爱我了,他不再在我耳边说那些誓言,他或许根本就是我对待某一段可怜的人一样对我啊。你其实都明白的。2年了,我有什么好值得纠结下去?毫无意义。你明白毫无意义。我想放下,想放下,想放下。否则你还会回来跟我在一起么?我明白你过得很好,我甚至连说你没有我一样过得很好的资格都没有。我不会再跟人说你是无奈的了。心里明白,我是在给自己付出最大最多最完全的感情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失败理由。其实我根本就是死得很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