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你不会有一点点的在乎我的任何一切,至少现在是这样了。否则,你怎会说句话就消失。可以把我帮这个人剔除么!你不能自己消失,那样我会记得你是自己消失的。我想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没有你,没有比较,或许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在感情上需要的是什么,这样我会多很多选择,拥有很多机会,不会错过很多人。但是一切都是因为你!我非常不平衡好么?凭什么我一直忘不掉你?我现在必须强迫给自己灌输我一直是单方面的思想,死得更彻底一点!我想我快疯了。一忘皆空,谁来对我施这个魔咒?在涣散的眼神之后,忘记所有的过往,所有我依赖的过往,所有随时从任何地方跑出来打我耳光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