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也許你也不能想像我居然會為吃了最後一包小老板而感到突然的傷感長期的疲勞轟炸過後 眼皮很重我幻想你在為我按摩 香氣撲鼻啊 是那一缸碧綠的水時間太慢是誰的錯我應該停止問這樣的問題透明如是我對你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