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我想男人的浪漫不是豆腐火腩飯但也不是你腳踏水管的那個當下讓汗水放肆的流著滑過耳朵從背直奔到鞋子上鞋子破了牛仔褲也破了我嘗試尋找箇中的規律 假設它存在不止息地在跳躍是我的二十歲寫字是一個人的構造紀綠往昔而情感是零 是冷靜嗎我需要一顆更強大的心去好好呵護自己這位朋友深呼吸 用力時呼氣是要上健身房還是生小孩我想像貓一樣舔自己的身體並了解它越過疲憊的靈魂也逃脫於空氣中令人窒息的氛圍時間應該就握在手中放下批判 我的腦震盪了一下或是世界跳了 就這樣一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