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如果記憶本身就是模糊的。你又何必責怪自己對於它的一切已不清晰。活在霧裡頭的人。其實你已經看穿它本質不清楚的那一面。而不是你不夠用力。再說。風一吹。它就得消失。很不值得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