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火車上雷光夏的聲音把我帶回一年前的一段旅程玻璃窗外是寧靜的城市建築物之間偶然佇立著暈黃的街燈天漸漸變黑了街道因為剛下過雨而閃閃發亮穿著夾拖的我們並不適合在佈滿小水窪的橫街亂竄我提著融化了的冰淇淋可麗餅往前走了幾步 而你在後方一個小跳轉 嗒嘞是夾拖與地面觸碰時發出的清脆聲音我說我喜歡隨摩托車而傾斜你笑著訴說一些有關和平公園的往事隔著安全帽 我其實什麼也聽不清楚我大喊像傻瓜說是喔那天空氣濕濕的 是夏天的氣息窗外的景象突然變成台北市的各個景色我在木柵線上正要前往六張犁吃晚飯吃法國菜 而雷光夏的聲音依然悠揚在耳邊錢包裏放著八達通和悠遊卡時間總是如此充裕 我奢侈只挑選了生活的一部份大概這正是所有人都羨慕的原因油畫前我不知道為啥想要分享如何用青瓜古法自殺我想起你的笑臉是自由廣場還是大中至正我專心致至地注視鳥兒拍翼的模樣最後的兩場電影 空無一人的電影院雨傘上的雨珠沾濕了褐紅色的地毯和我冰冷的趾頭我想要找回那家賣六十塊雞排飯的小店 還是我要吃嘉義雞肉飯外帶有些電影就是會默默地深遠地改變著我們的人生太多的畫面在交疊火車外的城市在慢慢移動 被時光移動我說嗨我又來了我說再見一整年的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