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看著一來一回的筆戰。亦不是擺老的姿態。但就是會淺淺一笑的搖搖頭。當關係走到臨界點。捍衛的東西往往失焦。其實。在最後的掙扎裡吃點虧也無所謂。畢竟。都是要放手的東西了。重量有所謂嗎。想把小綠草送過去。因為只是微風吹吹就可以輕輕擺盪。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