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R常跟我說:景物是不動的。但相機是可以動的。常默念這句話。但總常常在快門那瞬間忘記蹲低點或踮起腳尖。更很少像R常常趴在地上或貴妃躺。我們常忘記看東西的角度有很多種。所以總是無法一眼看到事物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