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旅行的不安感,一直是催促我前進的動力之一。許多時候突發的狀況會讓人沮喪,但只要覺得自己還在,很快的事情就會有轉機。坐在三等車廂忍受著沒有空調的沈悶與各種異味,硬挺挺的椅子更直接傳遞運行時的晃動。而我在時昏時醒間把頭一直撞擊窗框,頭痛欲裂。狼狽至此卻也為我對坐的位子上,帶來一個一個不同的旅人,在這小小的會客室裡,我們用語言、眼神、思索與微笑交換了一些彼此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