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出国之前我们见面还是11月11日光棍节。那一年我和星期五分手,一个人过冬,他和我聊了几个月,非要挑这么一天死乞白赖的见面。小木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厚,当然那时候我还加了一条脾气好。当年的我是一个矫情+事儿逼的小孩,当年的他是一个假装靠谱,其实特不靠谱的富二代。小木的请客方式永远只有吃饭、喝咖啡、看电影。他是那种看一个催泪电影,不看电影,俩眼盯着你看,看你啥时候哭的怪人。所以我每次都说他特贱!打死也不会再和他一起看。第二年,他毕业,没工作,据说去考研究生,没事儿的时候在秦皇岛跑去教一堆小孩子外语。我一个人去北戴河,之后躲在教室外面看他小大人一样的在里面上课。那一年,我依旧很矫情,无法从分手的低潮里走出来,所以才会去做一个人去海边的这种矫情且伤感的事儿逼事情。那一年,他依旧不靠谱,没钱没工作,还总喜欢装大尾巴狼,他想极力地表现出他的靠谱和可靠,只是每次都被我损,被我拆穿。我们两个在小广场看小孩子玩直排轮。没来由的有一种感伤。那一年,我大他整整5岁,从一开始就是……那时候,我希望自己变得坚强,他希望自己变得靠谱。我们都在彼此的头脑里为未来的自己画了那样的一副样子。之后他走了,一走就是四年。走的第一年电话还很勤,依旧是话痨,说着澳洲生活的种种不如意。于是我也就知道了,他在7-11打工,他当店长,他自以为靠谱的种种丰功伟绩。知道了他谈了恋爱,他同居,他吵架打了对方。知道他刷爆了信用卡买牛仔裤、电脑和相机,知道他去悉尼旅行,去新加坡。还知道他的成绩不太理想,也许申请移民会有问题,种种现实的烦恼。后来他的工作开始忙碌,电话开始变少。他会在上班的时候带着耳机和我墨迹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离开中国的第三年,他的电话渐渐拉开的距离。某一天晚上,他喝醉酒,忽然打电话来说,很想我。那句话后,我们彼此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离开的第四年,我知道他出轨,分手,以及这忽然的要回国的消息。这四年,我跳槽、工资上涨,成熟了,看问题变得更理智了。这四年,他移民,参加工作,成熟了,开始学会了独自面对。我们都以为其实分多远没什么,却才明白,任何感情都熬不过时间……我们都以为自己会变成更好的人,却才明白,到最后,我们都没能成为那个理想中的自己……亲爱的小木,或许对你我来说,有些感情回不去,但是总能被拾起。有些岁月空白了,却总能被之后填补……亲爱的小木,不管怎样,都欢迎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