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朋友说怎么不写博了,我说没什么可写的。毁灭式的打击已经过去,冰冷的冬天已经过去,因为太过深刻,五个月前的景象却又还历历在目。在一个新的城市,悲伤还是一茬接一茬的,每一个夜晚我的心都如北京的冬天一样凉,我没有体会过这种痛苦的想念。想回去,要不就去死。感恩现在的这份工作把我顺其自然地被推回到正轨。顺其自然是多么贱的一个词,不就是就想说命这回事么。我比我想象中更快适应了工作,却适应不了被迫改变了的自己。我是更成熟了,成熟到更多的时候连欲言又止的反应都可以略去,不去改变任何一个人,没有什么好争辩,也没有什么可分享。我没有故事。同事问我为什么离开北京,不止一次被这样问了,这次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几分钟后我才吃惊地意识到,西西的那种笑容出现在了我的脸上,苦涩又灿烂。我发现我没有了真诚的情感,想到这个,又忍不住哭,感觉整个生命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