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他坐下來,小心翼翼的。用手比了比車頂的風扇,說著他剛坐的位置很悶熱,所以他換到這個位子來。我給了他一個微笑,示意著歡迎與我共度接下來的旅程。我們一樣聊了起來,接近中午時的陽光熾烈,讓我們在每個話題之間,都穿插了昏昏欲睡。他從曼谷來,要回去清邁。八十幾歲人了,似乎還算硬朗。他提到了火車,說到年輕時去了美國當鐵路工人,負責鏟煤。然後說當年的待遇是一般泰國人收入的好幾倍。火車到站了。我們這段共同的小旅行結束了。起身準備下車時,他伸出手與我握手。告訴我他叫山帝,我也笑著回他:Nice to meet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