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進來時,有個男生就坐在這窗上,對著一片廣闊蒼茫唱著令人熟悉的抒情歌。是鄭中基的歌吧?很熟悉的旋律,是他的經典代表歌曲之一。只是那歌名太強人所難的故作堅強了。他無視我的存在繼續唱著,而我也不禁放輕了腳步,背對遠離著他,希望他能好好抒發。因為他的聲音有些悲切、有些感慨,而又充滿懷念。心想,也許是因為他也曾在此真實觸碰過幸福,讓他現在只能來這尋找記憶的慰藉?沒多久,聲音停了,轉過身看,他已經悄悄的走了。只留下這一窗無人的風景,像是張寫滿心情的明信片,卻不知道該寄往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