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我覺得我闖入了別人的夢。因為太詭異了而記憶深刻。該死才六點半,三個小時的睡眠讓我腦袋發脹,卻連補眠也不想的去了廚房替自己煮了杯咖啡。夢裡出現的全是我知道但我沒見過的他的好友們。那是個充滿危機的時刻,恐怖的敵人正佔據著整個城市,控制了這城市的居民日以繼夜的替他們工作,而他們正準備去消滅這些敵人,只是連他們也不知道有多少勝算?他們潛入了位在北投的基地,冒著蒸汽的溫泉鄉成了惡魔的沼澤。在慷慨激昂的詳述計畫分配好工作後,他們瀟灑的凝視遠方,彷彿易水臨別。此時我卻像是不速之客的跌了進來。然後一股氣毛遂自薦的想加入這樣的計畫。潛入的過程裡,我們又跑又跳,在高空中擺盪。隨時有生命的危險,但只要跟他一起行動就一切不是難事。而敵人也因為受到許多攻擊與威脅,決定背水一戰的啟用最後的計畫!〝這是用人類的靈魂去製造的惡魔武器!〞那些被洗腦的人正開心的排隊赴死,我凝視他的眼神知道他有用自己生命來結束這些事的決心。我無所謂,畢竟死亡只是換個身分的一種再生,對夢裡的我而言,記憶與能力卻是永遠不變的。『用自己的靈魂來影響整個靈魂武器的安定進而讓它失效吧!』我知道他已經先混入人群排隊了,但我看不見他。我也隨後換好類似醫院的病人裝後準備加入排隊行列。看著前方那些犧牲者,嗯,一刀兩斷,俐落乾淨。而我腦中輕鬆想著下一次轉生又會是什麼樣子呢?我似乎開始對這漫長的輪迴起了些輕蔑了。這時候突然一股聲音告訴我敵人快撐不下去了,再過十幾分鐘就要覆滅。於是我茫然了,即使無懼於生死,但真的有必要為了這十幾分鐘而貿然捨棄這一世嗎?我真的對這一世感到不滿?都沒遺憾了嗎?或只是單純想跟他一起走?能否確定即使一起走了,下次又會一起出現?但只要拖過這短暫的十來分鐘,我仍可以用現在這個構築多年的身分,繼續看顧著許多未來。那些可能發生的事,都還值得期待。其中也可能有著與他相關的未來吧?看了周遭,看了前方排隊的盡頭,心中的意識逐漸明朗收斂了起來。然後夢漸漸醒了...嗯,才六點半。

alvase
Cloud很精彩的梦啊!敌人是外星人么?你们的队伍有多少人?2011-06-03 10:4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