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一個月了,今天終於正式脫下這個護具,讓久違的右手解除了這沈痛的封印。謝謝這些日子來每個為我加油的好友們。雖然我逞強的說這傷沒什麼,還常趴趴走的讓某些人擔心。但,都過去了。受過的傷都會痊癒,而那些該記住的美好卻不會忘記。至於那些不美麗的,就都隨痛痛飛走吧!回首這段路,好短又好長。而我依舊還是 我的 小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