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總是捨不得你難過,所以有些事沒對你說。用糖衣層層包裹,就怕真相太苦太酸澀。本以為離去是一段歷史的冷卻。卻想不到深埋的地雷還未沉睡。滿天塵土迷濛了雙眼,也揭示了封印的過往。面對這樣的苦果,只能無言以對。最後我們是否都要帶上面具,才可以勉強假裝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