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曾經要奮力蹬上的窗台,已經可以輕鬆的靠坐著。那時永遠摸不著的門頂,現在伸隻手就可以碰到。今天黑板上的值日生是誰的名字?下課鐘聲怎麼像是誤點般的還不來。窗外的天空飄著白雲,幻化成狗在追逐著另一頭的鳥兒。遙遠的記憶如煙般,看到時便又化散開來。相約在時間的盡頭回看這一切,仍會相視而笑吧。至於內容的精確程度,應該沒有人會真正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