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馬可波羅:『生靈的地獄,不是一個即將來臨的地方。如果真有一個地獄,它已經在這裡存在了,那是我們每天生活其間的地獄。有兩種方法可以逃離,不再受苦痛折磨。對大多數人而言,第一種方法比較容易:接受地獄,成為它的一部分,直到你再也看不到它。第二種方法比較危險,而且需要時時戒慎憂慮:在地獄裡頭,尋找、並學習辨認什麼人、以及什麼東西不是地獄,然後,讓它們繼續存活,給它們空間。』—《看不見的城市》by Italo Calvino*在熟悉的城市漫遊,我們的腳步通常不帶著目的性。因此也會有機會在不經意的一隅,發現了未曾見的美麗。在這已被視為焦土的城市,原來還開著這樣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