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我们无法学会欣赏生活的幽默感。它时常看似低调的愚弄,将我们当牵线木偶戏耍,我们还甘之如饴。有时它善意地提醒,顾全大局地展露轻微的不堪,我们就无以负荷缴械投降。我们多么希望时间被定格在那个我们心心念念的最美好的时刻,却不管这是一个多么过分和极度苛刻的要求,并且对随之而来的幸福都熟视无睹。我们习惯拿现状和几经筛选的记忆相比较,以迎合我们潜意识里对当下的诸多不满。 爱情有很多存在方式。有的人正找到爱情的开始,在懵懂地探索着对方的心意。有的人已经不再有悸动,只是在一段尚可的感情里选择皈依。还有的人正在浓烈地爱里,一心寻找着彼岸的花海。而,让已经结束的爱情完好地留在过去,不去破坏和质疑,不去打扰和问责,未免不是一种最好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