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我記得那天我撥了個電話把你硬拉到街上 散步到世界的盡頭 彷彿史上最好吃的魚肉丸子不外如是 呸是怎樣的心情 我們傾倒而今天又是怎樣的心情依附在玻璃窗上的孤寂太強大來不及呼喊或讓淚珠洗淨多餘的懦弱便墮進了墮進了只有白紙能夠解決的窘困活在一個泡泡裏面要看到路的盡頭了是河 有一道橋 將一聲鳴槍我們週而復始的前進而夕陽如詩美麗我們都有機會看水平線上的落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