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海面上浮起的泡沫,讓我想到那個故事。小時候總不能理解,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為了一個無法注意到自己的人,怎能做出這麼大的犧牲!無法發出的聲音真是快樂的嗎?一步一履的漫舞是分裂成雙腿的刀割吧?最後成全了從不屬於自己的愛情,在象徵新生的晨曦曙光下,化做無人知曉的泡沫。*『我不喜歡這樣的故事,這太荒謬了!』海潮聲覆誦著我的高傲的抗議,一遍又一遍。但緊盯著遠方殘陽的眼神,還是不經意的洩露出一種默認。在短短幾秒。